【蘇厝】請別再說你愛我,這最讓我心痛的一句!

蘇爾民--JPG

忠孝東路的蘇厝,曾經是1985年宋岡陵與寇世勳主演的中視連續劇《牽情》拍攝豪宅場景,並由鳳飛飛主唱…..


▲這是蘇大少被電視劇拍成影片的場景,如今變成前汐止市長黃建清胞弟黃財源金記建設所蓋的「東方鴻」!


文.照片 / 鄭維棕

蘇大少(蘇宗德)為汐止中正老街上的蘇大老蘇松茂的長子蘇爾民,蘇大老做過清代營官(相當於現今之警察分局分局長),曾參與1884年的中法戰爭,大敗法國海軍中將孤拔有軍功,故興建官式大厝。蘇大老死後蘇大少經營煤礦致富,遂從中正路老厝分火出來,於今火車站後闢建大厝,大厝為三廳式,即轎廳、大廳及花廳,廳外有拱門,外壁雕刻精美,樓上樓下非常寬敞,原屬汐止重要的史蹟建築,經常有電影電視劇來此地拍攝。

▲1994年的蘇大少古厝留影。(第一排右起:翁燦燿、鄭維棕(右三)、高燈立,照片來源 / 鄭維棕)


也因為如此,蘇厝(原汐止中正路153號,現為翰林榕園華廈),興建為伍落官房,五落包括正身、護龍、雙葉、五重門。而正身的屋頂為馬背和八尺的燕尾,堵面上緣有七彩磁片的剪黏彩塑,堵強還使用尺二的唐山紅磚。而門楣上方則有華麗的藻飾。也因為身居清代官職,蘇樹森將大厝可以加上八尺高的燕尾翹脊,正面還可以七開間大厝,正面門廳兩次間開琉璃花磚圓窗,成為汐止地方的大戶人家。
到了蘇大老蘇松茂時代,因為工商更為發達,水返腳的茶葉更為廣大的種植,而沿著基隆河的河運也迅速發展,汐止很多山坡地開始大量種植茶園,最有名的就是鹿窟事件發生前的十三分,茶葉幾乎成為汐止在地最重要的產業之一。蘇大老的生意也越做越大。蘇大老原有一對子女,因幼年不幸夭折,遂領養一子立為大房子嗣,繼承香火,即汐止人一般所稱的「蘇大少」蘇爾民。

據稱蘇大少原名蘇廟,後改名為爾民。1921年,蘇大老過世,想年八十歲。汐止地方文史工作者翁燦燿說道:「喪事非常轟動,出殯行列有衙役隊前導,銘旌旗幾千支,二丈外高紅面的開路神(內有一付豬肉臟),靈厝兩樓三進,前庭左右西洋樓,墓場滿山白(整個山頂站滿了祭吊的人,每人一到即發給一白布繫結),祭豬羊,官禮拜后土(乘轎的舉人,貢生祭拜)….」場面相當浩大。

蘇大老喪事後,蘇家即進行分火,蘇大少即於汐止後火車站另建新厝,並放棄大老之產業,並開始他傳奇的發達之路。

▲蘇大少變成「東方鴻」,一點蘇家遺風不留,與一般大樓無異,鳳飛飛唱的「請別再說你愛我,這最讓我心痛的一句!」道盡後代炎涼。


根據《台灣工商名人錄》一書的記載,蘇爾民在「石碇堡水返腳街三百四番地」,擁有石炭礦區三萬一千三百四十六坪,蘇大少並沒有依靠蘇大老的庇蔭,他抓住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各國需煤量大增,積極開採自己的礦區。日據時代,依據「台灣礦業規則」明訂必須要為日本國籍臣民方可採礦,而當時申請核可的五個煤礦,其中之一的「小島煤礦」就在汐止附近。

▲原本金記建設在媒體公開拆除蘇厝後,會重新找一塊基地組合,結果這塊蘇厝重要的雕飾牌匾被棄置在南昌街路旁十多年,如今隨著新建大樓,又不知被棄置何處,雕飾上頭的老鷹只能哭泣了。照片 / 鄭維棕


明治三十一年(1898年)以後,日本才開放具有台灣人身份的國民,才得以採礦,但一直到大正年間,還是因為採礦的成本高、風險大,敢鉅額投資的人還是不多,除了蘇大少少量機械設備協助生產外,大部分的礦坑幾乎皆不見有機械化採礦紀錄。大正至昭和年間,是汐止地區煤礦業發展的高峰期,即使如此,煤炭售價起伏不定,在日本大資本公司的侵襲下,台灣煤礦的經營越來越困難。

而蘇大少的古厝,也在這樣的背景下,從1895年開始建造,到1912年完工,整個房子的建築樣式,承繼了明治型的中式洋樓。大厝落成時,一度曾被地理師預言發達二十年。

然而,在汐止現代潮流的侵襲下,古厝也拆除了,蘇大老與蘇大少也如曇花一現,早就淹沒在汐止人的記憶中了…..


資料參考:

一:翁燦燿著〈古厝之美 — 蘇厝〉,《汐農月刊》(1985年6月1日)
二:曾品滄著《汐止的產業變遷與紳商家族之發展(1754-1945)》,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研究所碩士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