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止國寶級畫家余進長

余進長 楊雅穎攝

▲余進長是汐止國寶級的素人畫家。文/楊雅穎  攝/鄭維棕


雖然是蛇年,但是一看到畫裡那隻大老虎站起身來,抱著金元寶跟你恭喜拜年的樣子,相信,任誰都會莞爾一笑的。這是余進長的畫,就掛在他自己的畫室裡。再湊進一看,畫裡的老虎和一草一木,沒半點地方含糊,精描細繪、栩栩如生,要說畫裡的老虎就快跳到眼前了,也不為過。

素人畫家余進長是汐止人,今年六十七歲,全心在繪畫創作的時間已經長達十五年,一九九三年作品首次在台北縣立文化中心舉辦個展「童年往事」,次年再次受邀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參加「台灣素樸藝術節」聯展。也曾與周秋英薇、李清雲、陳正端等素樸藝術家親赴巴黎參展作品。不論質量,余進長的畫作已經相當受到肯定了。

從來沒受過任何專業美術訓練的余進長,他的藝術創作,究竟是怎麼開始的?「那時候在阿拉伯,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我做的是輸配電工程。到了晚上,下班回寢室,也不想出去,但是光坐在那裡和同事你看我、我看你的,也很無聊,我就乾脆找塊小木板,坐在床上,畫起東西來了」余進長說,自己就是從那個時候畫出「趣味」來的。沙漠裡的駱駝、回教建築、頂上盤頭巾的阿拉伯人,一張張曾經在小木板上勾勒出來的素描圖景,不單為余進長在當時排遣掉異國生活的寂寞和單調,阿拉伯的一景一物,更成了余進長回到台灣的創作來源,「你看看,這幅畫」,就看余進長指的一張畫裡,四個阿拉伯裝扮的男人席地而坐,眼前宴席滿滿,身後是迴廊長柱,「這個人是我,我畫自己和國王在喝酒」余進長邊笑邊說,「真的啊?你和國王一起吃飯?」這一問,他笑得更開心了,「沒有啦,是我自己畫好玩的」,「趣味」激發了余進長創作的意念,而創作帶來的「趣味」也讓畫家的一輩子不老的童心,到了六十七歲,還是隨時可以有玩興。

儘管創作的過程是辛苦的,余進長一點也不以為苦,在自己釘製的桌面上,他可以從早畫到深夜,仔仔細細用白圭筆,一點一滴畫出他記憶裡的世界。桌面上一幅攤開的草圖,一個頭戴斗笠、赤腳擔肩擔的農夫,我看幾乎已經呼之欲出了,「這還沒好呢,顏色要一層一層上,才慢慢上的去」余進長邊說著邊拿起白圭筆沾上點顏料,再輕輕到紙上一筆一筆把顏色畫上去。費工之外,也挺費眼力的,余進長作畫是需要「放大鏡」的,「這樣才看的清楚啊」,從他的回答,不難知道,他每一幅畫裡的生動,其實是灌注了多少心血在內。 從阿拉伯的記憶,余進長後來的創作主題,漸漸走向早期台灣的鄉村景致,「後來繪畫這些鄉土的景物,主要是因為我媽媽,她說『你畫的這些阿拉伯,我看不懂,畫個鄉土一點的』」母親的一句話,讓余進長重新回到自己過去的年代,回去找尋屬於台灣這塊土地的記憶圖景。一直到現在,還是如此。

因此建議年齡和余進長同輩的,和他一起在汐止長大的的阿公阿婆,不妨好好去欣賞余進長的畫,說不定小時候戲耍的角落,就在余進長的畫裡,再次讓你瞥見了。

您也可以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