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族史》我的祖父唐文通

▲唐文通,1931年攝於汐止,唐仁龍 / 提供。

編按:本文為作者唐仁龍親筆所寫的家族史,唐家在汐止淵源流長,是地方的一大家族,目前在汐止也有很多非常有成就的後代。唐家和蘇家有連姻關係,蘇大老的老街舊邸改建也是唐家所蓋,汐止著名的汐止戲院也是唐家所建和經營的,而唐文通後代唐秋彬娶了梁慶蘭(目前94歲,1925生),梁慶蘭姐姐梁桂蘭(97歳,去年已仙逝)則嫁給了新光金控集團的創辦人吳火獅先生。唐家不僅在汐止地方是望族,在台灣金融歷史也寫下輝煌的一頁。也非常感謝唐仁龍先生提供如此重要的家族史,讓汐止人有機會更加瞭解汐止在地歷史和故事。

文 / 唐仁龍(作者為唐文通直系子孫,父為唐秋彬)

我是日治時期汐止街茄苳腳第8保正唐文通(人稱赤牛仔伯)的孫子唐仁龍,我的祖父唐文通除身兼保正外也開了一間柑仔店(店名「金萬隆」),地址在大同路(通往基隆的省道旁,後因為省道拓寬而除折除大部分房子及店)同時也面對鐵路軌道,過了鉄道匝口就是周再思的大厝。

唐文通岀生於日治時期,明治14年9月30日,明治14年正是民國前31年。歿於民國39年5月12日。享年70歲(1880-1950)。死因為肺癆病病逝於汐止鎮。唐文通的父親唐端早逝,遺有三子,唐文通為長子。由於自幼喪父,唐文通與母親郭氏塩及兩個弟弟生活在唐杰公的第四房 霧公的舊式三合院與一塊耕地裡,位於招商局旁的茄苳腳溪邊土地公廟。

唐文通自幼非常努力讀書,無奈家貧,只好偷挖與隔壁房間土造的牆一個洞,偷取隔壁房的燈光來看書,最後完成私一的教育程度。1895年甲午戰爭結束之後,日人開始統治台灣,我祖父在15、16歲的時候正好遇到1894年的甲午戰爭,清朝戰敗割讓台灣給日本。1895年日本派兵到台灣接收,由澳底登陸,大本營部隊由日本親王北白川宮帶領進入汐止駐紥,由於軍隊需要人力雜工,我的祖父也被徵召去做工,因此賺一點小錢。日本統治初期,祖父亦為日本做工,勤奮工作,數年後終有小額積蓄,開設柑仔店,其間又盡力學習日語,服務郷里,獲得鄕民肯定,最後被汐止街長命為茄苳腳保正一職。

▲唐仁龍 / 提供。

記得我小時候去祖父幼時住的四房霧公舊式大三合院房舍(招商局旁),要從大同路祖父的柑仔店出來跨過鐵路平交道,走過水碓街,過土地公廟,走招商街進入,先看到三合院及田地,再進去就是招商局房舍。新台五路建設完成後,四房霧公的舊三合院及前面的田地被完全剷除。

我們姓唐的家族在汐止由第一代祖先唐杰(傑)從福建泉州府安溪(縣)移民落腳汐止叭連港(山區)至今已經二百多年(清乾隆46年1782年至今)。第二代生有四子(雜,水,雲,霧)。我袓父唐文通是第四子(房)霧公的後代,也是唐杰公的第五代子孫。我父親唐秋彬是第六代,我唐仁龍是第七代。由於我們唐姓族人部分散居台北,及台灣,我目前居住在美國洛杉磯。我祖父唐文通的日治時代的地址好像是台北洲七星郡汐止街茄苳腳六三番地,後來改為大同路。汐止街仔蘇大老的後人(日治時期)娶了唐文通的么女唐金惟(我的親阿姑)做媳婦算是姻親。蘇大老的舊大厝改建成五樓公寓也是我父親蓋的(合建案,約民國69年)。汐止戲台也是第五代唐連彩(第四房子孫)蓋的,經營的。汐止鎮長1970年代的鎮長唐四明也是我們的族人。

▲前排左起廖進發、余祖添、高佛成、陳定國、唐連彩、羅水吉。後排左起:簡來成、闕三河、鄭貴、陳定涼、高水、李新添。姚添進 / 提供

 唐四明鎮長與唐文通同是第五代(四房子孫)。汐止街仔的汐止照像館(日治末期,二戦結束後)的唐姓老板也是與我的父親唐秋彬同代人,他的兒子唐鶴松與我也是汐止國小同班同學(同一代)。我的媽媽姓梁,外祖父梁廷幹,是中壢宋屋梁厝的大地主,在日治末期1940時到汐止來發展,從事煤礦礦場生產。194O時外祖父到汐止發展時,他們全一家人住的地方就是目前汐止天主教堂,樓下是海星幼稚園(大同路二段637號,這裡原本是汐止煤礦大富翁周再思的弟弟的二層樓洋房)。我小時候(9歲前我住在前面祖父開的金萬隆柑仔店二樓,走路大約15分鐘就會到)常常去看我的外公,內有花園及大鳥籠,騎小腳踏車玩。外祖父從日本人手上買下一個礦場,叫三合煤礦(地點在友蚋),不幸過沒幾年,挖到河床(基隆河),河水灌入礦坑,嚴重到全部泡在水裏,叫工人抽水抽不完,最後破產,賣中壢土地還債,資退工人。

在汐止期間我外祖父梁廷幹認識了我的祖父唐文通,由於是地方上的保正,外祖父常常受到保正唐文通的各種幫助,兩家也成為通家好友,最後結為親家。我父親唐秋彬(唐文通第四子)娶了梁廷幹先生的三女兒(梁慶蘭,目前94歲,住天母,1925生)。梁廷幹的大女兒(梁桂蘭,97歳,去年已仙逝)則是由媒人介紹嫁給了新光金控集團的創辦人吳火獅先生。很榮幸的,吳火獅先生也成了我的大姨丈。我的大舅(梁敬睿,梁桂蘭大弟)日治末期學業成績優秀,大同中學第一名畢業,因此被日本政府選為二次大戰尾聲的神風特攻隊飛行員,送到日本基地訓練完成,準備出發去沖繩島執行任務的前一天,日本投降,幸好保住了性命

▲唐文通不同時期的名片。唐仁龍 / 提供。

▲蘇大老原來老街的老厝,也是由唐文通後代唐秋彬修建完成,即現在的翰林榕園。鄭維棕 / 攝影

▲汐止百年歷史歌。唐仁龍  / 提供

您也可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