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返腳舊身影〉長安國小的陳義孝老師

長安國小

文 / 楊淑清

六、七○年代,就讀新北市汐止區長安國小的人,大概都聽過「陳義孝」三個字。
陳義孝老師長得瘦瘦高高、戴一幅眼鏡,經常穿著一件白襯衫──十足書生的模樣。
在那個父親忙於工作,母親響應家庭即工廠,在家做各種手工産品的年代,小孩放學後,根本放牛吃草,有書讀就不得了,父母親也不巴望孩子能有什麼出息,長安國小家庭大多務農或礦工,更是巴不得孩子小學一畢業就快快去工作,貼補家用。
當時小學如現在一般都實施「包班制」,何謂包班制?以六、七○年代來說,某種程度就是「憑天斷」,遇到了個十足鄉音,連課文都唸不清楚的老師,學生要想辦法自立更生;設若遇到了能文能武的老師,那算運氣,設若遇到了像陳義孝老師,則更是不知道給祖宗燒了幾輩子香。
他彈得一手好風琴,他任教的班級是真的有音樂課,教的歌謠是按照音樂課本上的;天知道多少長安國小的學生,到小學畢業都沒上過音樂課?
他會打球,會自己下到操場,和學生們滿操場跑──以前是不作興老師教體育課的,孩子已經夠野了,還上什麼體育?
又寫得一手好書法,學生私底下偷偷講:「雖然孔XX老師寫的字很漂亮,但是陳義孝老師去參加比賽,才會得獎,因為他的毛筆字有「體」。」小學生說得不清不楚,現在想想大抵是顏體柳體之類的吧。

長安國小01
他終身未婚──這也使得他特異於當時的環境,在那個保守、封閉的時代裡,連父親、母親去世的單親家庭,都會引人側目,遑論一個有社會地位又受到敬重的男性老師,竟然一直單身。想來幫他找對象的婆婆媽媽,大概排滿長安國小門口吧。
九○年代,我牽著小女兒的手,走在長安國小操場,看到新建的教學大樓巍然高崇,獨獨有一扇窗透出淡淡的、溫暖的簾幕之光,那是什麼教室啊?
「你不知道嗎?陳義孝老師現在都住學校,那是他住的地方。」天哪,陳義孝還在教書啊?他到底幾歲了。
為什麼一個顯然受過專業教師養成訓練的老師,會一輩子甘於把自己埋在這麼一個偏僻的小學?為什麼他一直單身,甚或到最後以校為家?以學生的眼光來看老師,永遠只看得到巨大而又孤單的背影。迄今想到他,我的心還會跳動得更熱切些──被他教到曾經是童年時最美麗的夢想,或許這便是他一直把自己埋在汐止的重要因素吧?誰知道!

 

A咖新聞網聯合新聞網與地方新聞比蘋果日報優質的新聞汐止新聞網人生網站

我要張貼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