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養心齋

文 / 鄭維棕

人生要三養:養心、養性、養知識。

先談「養心」,心一直是中國學問裡的核心,牟宗三說中國整個哲學,從它通孔所發展出來的主要課題就是「生命」,就是我們所說的「生命的學問」,它是以生命為它的對象。整個學問的用心,都是在談如何調節我們的生命,來運轉我們的生命、安頓我們的生命。(《中國哲學十九講》,P15,臺灣學生書局)。而中國六百年的宋明理學,被稱為「性理之學」,牟宗三更直接說,這個性理之學就是「心性之學」,是一套注重人的道德本心與道德創造之性能(道德實踐所以可能之先天根據)。(《心體與性體》(第一冊,P4,正中書局))

不管是性理之學或心性之學,整個中國的學問核心都是在「心」。陸象山說過:

宇宙即吾心,吾心即宇宙。東海有聖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西海有聖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聖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

陸象山四歲的時候,就問父親:「天地的邊際是什麼?」他父親笑而不答,為了這個問題,象山左思右想,甚至想到忘了吃飯,忘了睡眠。為了找答案,他常常一個人跑到林下,灑掃一番,然後坐下來沉思。這個問題,在九年以後,才得到了解答。在他十三歲時,因為讀到「宇宙」兩字。書中的註解是:「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來今曰宙。」至此他才恍然大悟,原來宇宙包括了無窮的空間,無窮的時間;而人就存在於這個無窮之中,和宇宙同永恆。如此,他寫下了:

宇宙內事,乃己分內事;己分內事,乃宇宙內事。

這個心,開出了宇宙,開出了人生,甚至開出了大道。這是儒家思想的基本方向。

而這個思想大河,在紛亂的今日,特別是凡事向錢看,把所有成功的典範鎖在賺錢的功夫(這種價值,臺灣教會更明顯),更是這時代非常需要的價值核心。養心,亦即養性養道德,不僅在現在的社會非常需要,即使基督教的教會中,更是需要。(二十多年來我在教會中碰到各種教會領袖和牧者的道德亂象,罄竹難書!)

養心、養性、養道德,原本過往人們稀鬆平常的生活價值,對今天的人們來說,卻宛如石破天驚撼動人心!

再談「養知識」。

知識是什麼?讀哲學的人都知道,在西方有一套知識論(epismology)或認識論,這套知識主要討論的議題就是「知識可能嗎?」,在這個變動的世界中,什麼樣的條件才能建立知識的可能性?對於這個問題,許多懷疑論的主張,不斷的挑戰知識建立的可能性,例如笛卡爾式的懷疑論和皮羅主義。笛卡爾因為從懷疑開始,因而講出了至今不斷被傳頌的依據經典話語:「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你可以懷疑一切,但那個正在懷疑且思想的我,你不可以懷疑。

為了解決「知識如何可能?」的問題,康德(Kant)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寫下了一部至今很難讀的《純粹理性批判》(Kritik der reinen Vernunft,Critique of Pure Reason.)。這位偉大的哲學家1724年生於東普魯士科尼希貝爾格(Konigsberg),在1740年就讀於科尼希貝爾格大學,卻因為迫於生計在1746年至1755年終止學業,並擔任家庭教師。1755年他在科尼希貝爾格大學完成學業後,就一直留校任教,直到1797年因年老力衰,才終止授課。他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寫下了三大批判。

一個簡單的「知識如何可能?」花了一個人一輩子時間,寫下一部偉大的巨著。這就如同羅素與懷德海為了解決數學與邏輯的糾纏,花了好幾年寫下了一部《數學原理》(Principia Mathematica)一般。這種做學問、追求知識的認真態度,在哲學家裡比比皆是。今天,世界可以走向文明,知識可以如此暢達,科技可以如此興盛,幾千年來這些孜孜矻矻不斷在追求知識,建立許多知識基礎的哲學家,功不可沒。

我們不得不很謙卑說,我們太淺薄了,知識的瀚海如此遙深,我們的幸福往往建基在許多人的努力和奮鬥的血汗上。我們真的要更努力、更更努力,在知識的瀚海上泅泳,增益我們自己與別人生命的一些光彩!

養知識就是要多讀書,那些今人前人許多人生智慧,對我們的一生,可以提供一個方向,特別是他們做學問的態度,更值得人效法。清朝名臣曾國藩更曾說道:

人之氣質,由於天生,本難改變,唯讀書則可變化氣質。

原來多讀書不僅可以「養知識」,還可以讓人涵養心性,變化氣質。

人生三養,養心、養性、養知識,不僅在增加人生的知識而已,最終都在涵養人的天性,人的心情與人的氣質。這裡不是要談哲學,不是要談大道理,在現代紛亂的資本主義社會和空零(靈)的宗教亂象中,我們真的很需要養心、養性和養知識。

莊子有所謂的「坐忘心齋」,「坐忘」是「若ㄧ志,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耳止於聽,心止於符,氣也者,虛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虛,虛者,心齋也。」《人間世》,「心齋」是「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智,同於大通,此謂坐忘。」《大宗師》,簡單說,坐忘心齋者,就是不可以用耳朵或具體的肉體與外界接觸,用耳朵聽只不過聽到看到符號的世界,只有擺脫軀體、罷黜聰明離開形骸的綑綁,才能真正與大道相通。進入到「坐忘心齋」的境界。

取名養心齋,我們的心是一個書齋,宛如瀚海,需要勤勞耕耘、勤勞閱讀,透過養心、養性、養知識,這個書齋會成為一個大圖書館,不僅豐富自己的人生,更能精彩別人的人生!(記得,賺錢固然很重要,但不要把所有時間放在讀賺錢的書,你的人生不僅只是賺錢而已!)